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新能源 » 正文

宁王的后路

作者:林飞雪 来源:微信公众号:零态LT 141402/03

1月30日,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预计2023年归母净利润425亿元~455亿元,同比增长38.31%~48.07%。上一次宁德时代辉煌时,还是2021年最后两个月,彼时宁德时代的市值一度接近1.6万亿,盘中表现更是逼近宇宙行、击败茅台、占据

标签: 宁德时代 市值 新能源 海上风电

1月30日,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预计2023年归母净利润425亿元~455亿元,同比增长38.31%~48.07%。

上一次宁德时代辉煌时,还是2021年最后两个月,彼时宁德时代的市值一度接近1.6万亿,盘中表现更是逼近宇宙行、击败茅台、占据公募C位。

或许“宁王”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成了“宁德时代”的代名词。

然而,仅仅两年后,宁王的天变了。2023年12月18日的市值只有6465亿元,暴跌超过10000亿。

有人说,这是大A股下场“整顿”动力电池行业。这倒不至于,但是,从宁王一度接近于垄断动力电池市场,到如今份额和增速刷刷下滑,这种过山坡式地大起大落,让宁王被资本看空的同时,也让业界对其未来发展失去信心。

不过,跌跌不休的宁王并没有看着市值蒸发望洋兴叹,其掌门人曾毓群正试图通过一系列动作“曲线”救宁王。

宁王捣了“蚂蜂窝”

根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2021年全年,在国内动力电池企业中,宁德时代装车量占比高达 52.1%,到了2022年全年,宁德时代的装车量占比就已经下降到了 48.2%,而2023年1月到11月,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的装车量占比则下降到42.91%。

没有装车量的占比增长,势必就没有市占率的提速,进而带来的是整个动力电池市场份额的缩减。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显示,2023年1~6月,在中国车载电池市场(以装车量为准)磷酸铁锂电池,比亚迪的份额达到43.7%,超过了宁德时代。从2023年1~11月来看,比亚迪的市场份额为41.1%,超过宁德时代(33.9%),排在首位。

对此,在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看来,电池头部企业技术发展相对停滞,行业进入多元化发展阶段。在电池企业和整车企业后续竞争中,整车对产业链的控制率将大幅增长,过去以"电池为王、资源为王"的状态,将发生彻底改变。

事实上,这一观点放到具体的动力电池市场而言,就是典型的“去宁化”浪潮。宁王市值暴跌,资本市场信心大减。

随之而来的是比亚迪电池以刀片电池对宁德时代市场份额的不断“蚕食”,加上越来越多的车企成立了自己的电池工厂,甚至在技术上做出了新突破。像吉利旗下极氪品牌就研发推出了“金砖电池”,蔚来则自研了150度电池包,长安推出了金钟罩,长城汽车有蜂巢能源等。

显然,随着新能源产业的快速发展,出于控制成本、保障电池供应等因素考量,汽车厂商自建电池产能已经成为一种趋势。

2022年是车企自建电池工厂最密集的一年,10月,广汽埃安宣布其电池公司因湃电池科技有限公司注册成立,注册资本10亿元人民币。同月,蔚来电池科技(安徽)有限公司也宣布成立,注册资本为20亿元人民币。12月前后,广州鹏博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 50 亿元。该公司经营范围涵盖电池制造、电池零配件生产等项目,由小鹏汽车全资子公司鹏毅汽车科技 100% 持股。

当时,不知曾毓群是否先知先觉预测到一年后,这批在他这个宁王看来简单就是“草台班子”的一众动力电池企业,竟然能揭竿而起,就像长期在供求不平等压力下,而被宁王一不小心捅破了的马蜂窝,让曾毓群和宁王的局面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动力电池分析机构SNE Research发布报告称,2022年1 月至 12月,全球新能源汽车(EV、PHEV、HEV)电池总装机量为517.9GWh,同比增长71.8%。具体看,宁德时代连续第六年位列全球*,2022年装机量达191.6GWh,同比增长92.5%,占全球比重由2021年的33%提升至2022年的37%。比亚迪也实现70.4GWh装机量,但同比增长167.1%,市场份额提升至13.6%。

由此来看,实际上在2022年,比亚迪的全球装机量的同比增长167.1%已经远远高于宁德时代同期的71.8%的同比增长。

一边是多家车企揭竿而起力求自给自足,不把占据上车成本*的一块业务外包给宁德时代等供应商。另一边则是,除了宁德时代,车企们又多了比亚迪刀片电池这样一个新选择。当市场失去纯寡头竞争态势之后,场内的玩家们自然会从价格到各方面给于调整。

比如,宁德时代也对合作车企提出了新的价格协议,具体措施为车企部分电池采购以20万元/吨的碳酸锂价格计算,剩余部分则是按照市价计算——当时国内电池级碳酸锂的报价为48万元/吨。不过该协议的达成的条件是:即接受宁德时代让利协议的车企,在3年内采购宁德时代电池的比例不低于80%,且需提前支付一定比例的预付款。

这要是放在当年何小鹏亲自去宁德时代工厂蹲点抢货那会儿,车企们自然会一股脑儿签下合同。但时下各种条件、环境、局势都变了,宁王已不再是动力电池领域的那个宁王,多家车企成立电池公司,另有电池公司也拿下不少车企。虽然宁王也不缺合作伙伴,但捣了马蜂窝的宁王,于合作伙伴、于资本市场甚至一时间成了避犹不及的存在。

如何破局,对宁王来说,成为最要紧的事儿。

出国谋出路

这*件“细思极恐”的事儿,是宁王要去巴西买锂矿。

巴西锂矿这个项目,确实足够诱人。名为Grota do Cirilo的锂辉石项目是美洲资源量*、品位最高的锂硬岩项目,项目总资源量约为303.2万吨LCE(1.45%氧化锂)。

而根据计划,Grota do Cirilo锂辉石项目于2022年12月开始试运行,项目*期预计每年可生产27万吨的高纯电池级锂精矿,相当于每年约3.67万吨碳酸锂当量(LCE)。

此外,基于对矿产储量的最新研究结果,西格玛锂业表示,该项目在运营的第二至第八年有潜力生产出76.8万吨锂精矿(10.4万吨碳酸锂当量)。

这家西格玛锂业(Sigma Lithium),正是一家在巴西米纳斯吉拉斯州 Jequitinhonha 山谷拥有锂矿开采业务的公司,公司主要项目就是Grota do Cirilo。于2023年12月18日宣布其业务出售的谈判已进入最后阶段。这项交易原本预期将在年底前完成,但现在董事会预计交易将在2024年才能结束。

据《Exame IN》调查,有两个财团正处于收购业务的最后阶段。中国的电池公司宁德时代CATL和汽车制造商大众汽车被视为最有可能的买家。据悉,特斯拉曾试图接洽该公司,但交易未能取得进展。如今,Sigma在加拿大证券交易所的估值略超30亿美元,由于锂价下跌,今年累计下跌了15%。

这就很考验曾毓群的判断力和定力了。

一方面,要评估和判断这个锂矿的资源优势及长期优势如何;另一方面,还要对大众汽车的竞购有一个预期的心理价位。所以,这对于早就被国内市值问题缠身的曾毓群而言,似乎可以找个酒店下榻下来歇歇脚也歇歇脑。

第二件“细思极恐”的事儿是,宁德时代要去海外建厂,而当时没有任何一家中国的电池厂有去海外建厂的想法。

曾毓群在2018年就为宁德时代找好了后路。

2018年,曾毓群将国际化布局的目光瞄向汽车工业发达的德国。此后,从2019年的开工建设,到去年初拿到许可证,再到去年12月21日,宁德时代宣布,德国工厂已按计划开始生产首批锂离子电池电芯。这些电芯已经通过了所有必要的测试。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工厂将为宝马、戴姆勒、博世等欧洲汽车制造商提供电池电芯。显然,只要能维系好这些客户,这家工厂就“不愁吃喝”,而且能在适当的时候帮助曾毓群和他的宁德时代挡一挡“枪林弹雨”。

另外曾让管理层揪心的另一桩建厂合作事宜,幸亏近日获得了好的消息。2023年1月5日,福特汽车的一位发言人表示,福特汽车公司在 IRA 和指南中没有看到“任何将我们与中国电池生产商宁德时代的技术许可合作排除在(获得补贴资格)外的内容”。这意味着宁德时代与福特汽车公司的技术合作未被排除在新细则已生效的《美国通货膨胀削减法案》(IRA 法案)补贴之外。

福特汽车去年 2 月宣布,将与宁德时代在美国密歇根州建设一座电池工厂,福特汽车拥有这座新工厂的所有权,宁德时代则提供筹建和运营服务,并就电池专利技术进行许可,该工厂目前正在建设中。该工厂将生产磷酸铁锂电池,为福特汽车在美国制造的部分汽车车型提供配套。

而宁德时代的国际化脚步显然没有停留的意思。其匈牙利工厂早就铺开了摊子,但是当地各种组织不断阻扰,以至于至今未能动工。

但话说回来,曾毓群通过5年前就布局德国工厂,且获得名气的订单,加上与福特汽车的合作,这让宁德时代虽然在国内暂时遭遇市值暴跌,但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何况,如今的宁德时代,还远没到这个地步。

国内闷声做大事

第三件让人“细思极恐”的事儿,是相比曾毓群在国内办这几项秘而不宣的大事,让其股价市值什么的都不足挂齿。

那就是围绕绿色能源的生产链建设和布局。去年,宁德时代旗下全资子公司在福建、菏泽、芜湖、襄阳等多个地区注册了不少于20家公司。

这20多家公司的法人都是张余,公司名字都含有“润时”二字。

*让“润时”浮出水面的,是“福建润时海上风电有限公司”。

去年10月,宁德市自然资源局发布《关于宁德深水A区海上风电场项目海域使用论证报告的公示》。《公示》显示,项目规划容量800MW,拟安装59台单机容量13.6MW风力发电机组,总装机容量为802.4MW,配套建设1座500KV海上升压站。该项目建设单位为福建润时海上风电有限公司,申请用海面积为566.6767公顷,用海期限30年。

为了让大家不用亲自去查企查 查,特地附上股权穿透后的截图:

宁德时代对海风市场开发早已看在眼中。

其全资子公司时代绿能早在2006就已成立,其经营范围中就包含了“海上风电相关系统研发”等。随后,时代绿能又相继成立了多家子公司,以合作的方式入局风电市场。宁德时代2022年年报中也显示,公司已通过全资子公司时代绿能在山东济宁、江西宜春、广东肇庆、福建宁德等地陆续开展光伏、风电等绿电开发。

而与以往相比“细思极恐”的是,宁德时代这回是要干一番大事情,因为,拿下这个项目的意义在于,该项目是宁德时代以独立身份、并已经取得实质性巨大进展的海风项目。

要知道的是,此前海上风电产业链的下游风电场开发、运营环节,基本以能源央企为主。

一句话,点名真相,够“细思极恐”了吧。

再说一件“细思极恐”的事儿吧,2023年8月,一家名为“一米八海洋科技公司”的新公司成立,引发业内关注,其业务经营范围恰恰包括海上风电相关系统研发等。经股权穿透,该公司背后的大老板竟然是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

写在最后

市值狂跌10000亿没有让曾毓群坐立不安。或许,大A股只是个练兵场,往远了说有纳斯达克和纽交所,往近点看,还有港交所。

只要把大事变大,整合资源,抢占头部,宁王就还是那个宁王,除了曾毓群办的国内外大事令人“细思极恐”以外。

在1月4日签下猛士科技三年战略合作,并确定将装车猛士“百万级豪车”。1月7日,宁德时代又和江汽集团共同宣布,双方已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根据最新合作协议,江汽集团与宁德时代将在动力电池供应,换电技术导入,新技术、新产品联合开发和应用,国内外市场拓展,产业链降碳等方面开展积极合作,共同制定行动方案,共建战略联盟。

看吧,这就是宁德时代,一家市值刚刚蒸发万亿的公司,该出海买矿的买矿、该深入合作的合作、该砸钱搞海上开发的就一直搞,这样的企业,即便不被资本市场看好,但有朝一日会像不上市的那些大佬公司一样,影响着一个时代的发展。

当然,当初的上涨有多疯狂,今日的下跌就有多凄凉。

面对市值暴跌的现实,基民们也开始恐慌赎回,抱团基金也不断地割肉甚至亏到清盘。“缺芯少魂”的那几年,新能源被组团爆炒,今天尝到恶果,可见新能源退潮的过程也有多可怕。

回看此前,宁德时代从几十元暴涨到最高692元,翻了多少倍啊,可如今虽然下跌了62%,但把K线拉长看,仍然还在半山腰,下跌远远没有结束,被套股民的苦日子也许还在后面。

只是,干了三件让人“细思极恐”的大事的曾毓群,似乎已经将市值和股价抛在脑后。

在他心里,可能一个新的布局又在构思。正如,你怎么会想到股权穿透后,马云竟也搞海上风电呢?这和他做过的任何一件事情,都八竿子打不着吧?你看,这就是企业家的眼光,只是这一次,曾毓群和马云看准了同一个赛道。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合作媒体、机构或其他网站的公开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交易和服务的根据。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告之,本网将及时修改或删除。凡以任何方式登录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联系电话 021-51376502,谢谢。

热门推荐

钠离子电池,正式「上车」

来源:微信公众号:零态LT 作者:林飞雪01/28 14:44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