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生物医药 » 正文

「疫苗之 王」康希诺,跌下神坛

作者:侃见财经 来源:微信公众号:侃见财经 200002/28

“疫苗*”康希诺,还是跌下了神坛。作为AH两地上市的疫苗企业,康希诺并未在“风口之上”完成蜕变。如果从最高位797.2元/股算起,不到四年的时间,其股价跌幅超过了92%,市值缩水超过了1800亿。年线的五连阴,是市场给予康希诺的打分。曾经的

标签: 康希诺 新冠疫苗 创新药

“疫苗*”康希诺,还是跌下了神坛。

作为AH两地上市的疫苗企业,康希诺并未在“风口之上”完成蜕变。如果从最高位797.2元/股算起,不到四年的时间,其股价跌幅超过了92%,市值缩水超过了1800亿。

年线的五连阴,是市场给予康希诺的打分。

曾经的“疫苗*”是如何从资本哄抢到无人问津?短短三年多的时间发生了什么,让这家企业成为资本的“弃儿”?

答案或许就藏在康希诺的财报里。

2月23日晚,康希诺发布了2023年业绩快报,快报显示,2023年实现营业收入3.57亿元,同比下降65.49%;净利润亏损14.47亿元,同比亏损增加59.14%;扣非净利润亏损15.63亿元,亏损幅度均比去年有所扩大。

据悉,这是康希诺(H股)上市六年以来,第五次出现亏损。

对于亏损的原因,康希诺表示:

*,由于新冠疫苗市场需求变化,公司新冠疫苗相关收入较同期大幅下降;

第二,基于新冠疫苗产品实际接种情况及对未来接种情况的预期,公司对已经发生的及未来可能发生的新冠疫苗产品退回金额进行核算及合理估计,并于报告期内冲减疫苗产品收入。

第三,考虑新冠疫苗相关存货和长期资产的未来使用计划,公司对存在减值迹象的存货、应收退货成本、预付账款和长期资产进行了减值测试,并根据测试结果计提减值损失;

第四,公司为持续推广流脑疫苗产品增加营销活动推广,销售费用较同期增长。

连年的亏损,导致市场用脚开始投票。

替代新冠疫苗的产品并未开始大规模盈利,且销售费用的支出仍在增长,从而导致了康希诺在资本市场的表现越来越差,但大幅的下跌已经释放了业绩亏损带来的影响。至于康希诺的拐点何时到来?恐怕还要看未来业绩的表现。

01 风口上的“疫苗*”

雷军曾说过,台风来了连猪都能飞上天。

站在风口之上,企业只有通过快速积累经验,完成产品突破,牢牢锁定长期的利润空间,企业才能完成蜕变。

提到康希诺,宇学峰是一个绕不开人物。

据悉,康希诺的诞生,源自于一场家庭聚会。

当时,宇学峰任职赛诺菲巴斯德全球疫苗开发总监,回国调研时,发现中国疫苗行业的不足于是他就同一些同行于2009年回国,创立了康希诺,取意健康、希望、承诺,专攻疫苗研发。

与他一道回国的,还有赛诺菲巴斯德的高级科学家朱涛、ChinaBio LLC总经理邱东旭以及在Endo Pharmaceuticals PLC任质量总监的毛慧华,在其后十年间,又相继引入阿斯利康、惠氏(现为辉瑞)等药企内主攻疫苗的科学家。

宇学峰后来回忆称,“我们这群在国外疫苗企业从事多年研发和管理工作的中国人,不知不觉又聊起了那些令人惊讶的差距,那些中国与北美在疫苗产品工艺、质量方面的巨大差距,而这些感受随着那段时间我们频繁回国考察而体会的愈发深刻。”

当然,疫苗行业寡头效应明显,行业集中度也比较高,之所以选择这个赛道,是因为国内市场空间大,行业比较空白。

选定赛道之后,宇学峰等一众科学家就马不停蹄的开始攻坚克难,从2009年到2017年,康希诺终于开始有所收获,而让这家公司一战成名的则是一款埃博拉疫苗。

2017年10月,康希诺的这款重组埃博拉病毒病疫苗获批上市,该疫苗成为全球第三、亚洲*埃博拉疫苗。

该款疫苗的成功,让康希诺走上了快车道,同年,康希诺成功融资4.5亿元,为其上市奠定了基础。

2019年,亏损中的康希诺在港成功上市,成为*港股上市的疫苗股。凭借着在资本市场融来的资金,康希诺团队建立了针对12种疾病的17款疫苗产品的研发管线。截至目前,康希诺现有产品管线依旧还有15种在研疫苗,涵盖了脑膜炎、肺炎、结核病、埃博拉、百白破等12个疾病领域。

2020年,康希诺成功在科创板上市,站在风口之上,康希诺一路大涨,最高涨至797.20元/股,这康希诺的高光时刻,也是资本市场对于科技和风口的溢价。

02 跌下神坛

2021年,站在风口上的康希诺,业绩迎来了大爆发。

这一年,康希诺的营收接近43亿,同比增幅达17174.82 %;净利润也达到了惊人的19.14亿,扣非净利润为19.97亿,这样的业绩相当炸裂。

在超预期业绩的加持下,康希诺在资本市场关注度得到了几何倍的提升。

但这种超预期的业绩并未维持多久。

新冠疫苗的需求的减少,让这家创新药企的业绩很快的被打回了原形。

有统计显示,除了2021年康希诺实现了短暂的盈利之外,其余年份都在亏损。

根据财报显示,2018年至2020年康希诺分别亏损1.38亿元、1.57亿元和3.97亿元;2022年其继续亏损9.10亿元,2023年其亏损扩大至14.47亿元。

2月初,康希诺发布公告称,公司持有上药康希诺49.8%的股权,且在上药康希诺7位董事中仅占有3个席位,不再控制半数以上股权或半数以上董事会席位。因此,新冠疫苗公司上药康希诺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变为参股公司。

这就意味着,连续亏损两年的上药康希诺不在成为康希诺的“负担”。

但连年的业绩亏损,早已经伤透的投资者的心。

面对跌跌不休的股价,公司却鲜有做出稳定股价的措施。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去年下半年康希诺的员工持股平台在解禁之后,不顾康希诺股价低迷,还拟减持491万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1.98%,但最终受制于减持新规的制约,最终提前终止了减持。

作为创新药企业,康希诺目前收入并不稳定,大量的研发费用依旧侵蚀着康希诺的现金流,而何时盈利依旧未可知,这些都是市场担忧的问题。对于康希诺而言,其作为一家公众公司公司,研发以及产品固然十分重要,但资本市场的表现同样重要,让投资者获得应有的回报,是公众公司的职责之一。因此,侃见财经认为,康希诺的管理层应该意识到,市场并非只是融资的工具,更重要的还是展示公司成果的重要平台。

公司管理层应该肩负起责任,尽快让公司走出亏损的泥潭,以恢复投资者信心。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合作媒体、机构或其他网站的公开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交易和服务的根据。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告之,本网将及时修改或删除。凡以任何方式登录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联系电话 021-51376502,谢谢。

热门推荐

马斯克不是药神

来源:微信公众号:侃见财经 作者:侃见财经01/28 10:58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