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芯片 » 正文

中国创业者逐梦沙特

作者:林波 来源: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161703/01

2023年之前,邹慧不会想到会在沙特创业。她此前在迪拜工作和创业10年,在她的印象里:尽管沙特是中东和阿拉伯世界最 大的经济体(GDP份额占中东超20%)、国土面积第 一、有3600万人口(阿联酋只有1000万人口),但长期闭关锁国,是全球

标签: 中东 创业 沙特

2023年之前,邹慧不会想到会在沙特创业。

她此前在迪拜工作和创业10年,在她的印象里:尽管沙特是中东和阿拉伯世界最 大的经济体(GDP份额占中东超20%)、国土面积第 一、有3600万人口(阿联酋只有1000万人口),但长期闭关锁国,是全球少有的不开放旅游签证的国家,连电影院都被禁止。

尤其是女性处于被“圈养”的地位,不论本地还是外地女性都要穿黑袍子,不允许女性开车,不允许独自参加商务活动,大街上时不时还会蹿出“宗教警察”。

如今,这些障碍和隐忧大都不复存在。沙特在2019年开放旅游签证,并计划在2030年将旅游业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率从3%提升到10%以上。它在2016年推出的雄心勃勃的“2030愿景”中还强调,女性在劳动力构成中的占比从22%增长至30%。且在2022年便达到37%,早已超额完成。

2022年,沙特GDP增速达到8.7%,跑赢印度,掀起了中东经济热。据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的数据,沙特2023年吸引国际游客规模达到2019年水平的156%。

所以,类似邹慧这样的“迪漂”蠢蠢欲动,杀入沙特的相当常见。此外,关注出海的中国创业者也把沙特、阿联酋等中东“土豪”国列为必选打卡点。用多位知情者的话来说,中国考察团是“井喷式的”“几乎每个礼拜都有”

总结多位中东创业者的话来说,大厂进军的有之、国内经营乏力寻求出海的有之,国内融资乏力找钱的有之,打算在下沉市场做实体生意的有之,走马观花的走之……鱼龙混杂,但欣欣向荣。

沙特旋风刮起中东创业热

2022年底,邹慧辞去华为中东非区域线上商城(2018年成立)的运营负责人工作,赶巧就碰上了沙特“经济改革”。

“刚开始来时候就没几家中餐馆,过去一年就蹭蹭冒了蛮多家,有川菜馆,有湘菜馆。奶茶店也是。当时有朋友要做奶茶的项目,摸了一遍底,有中国台湾、大陆、菲律宾品牌,大陆品牌并不明显,过去一年三四家大陆品牌奶茶店开起来了。”

奶茶品牌tiger sugar老虎堂

在利雅得的店铺

据她观察,以前中国人考察中东,主要做跨境电商、游戏等线上项目,如今更多人是找机会落地实体项目。而最快落地的一批人都是在本地有一定人脉资源的人。

由于她的丈夫在沙特有一些生意积累,所以她很快在利雅得拿了1000个平方的直播基地,开起了MCN机构,并在去年5月份成为刚入驻沙特的TikTok的第 一个电商服务商。

另一位“迪漂”李丽是中东两大电商平台亚马逊(2017年通过并购Souq进入中东市场)、Noon(2017年成立)的本土卖家,做了四五年时间。

她告诉小巴:“身边很多朋友都想去沙特做这做那。”她也计划把在迪拜做的实体项目——大理石切割相关的工具店,复制到沙特。

在人们眼中,沙特俨然与“土豪”国家挂钩。2021年,沙特人均GDP为2.35万美元,是中国的两倍。

从利雅得的生活成本来看,可能稍高于国内一线城市。“我上午去买一个包菜,一个人民币要十几块钱。”邹慧说道。从企业成本来说,也并非经营洼地,邹慧公司有近二十个员工,基础岗的月薪为6000元沙特里亚尔(约12000元人民币)。“现在的挑战是烧钱快,与时间赛跑。”

而具体到衣食住行方面,则可见互联网经济和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明显不足。

这方面,在利雅得的衣食住行等方面的情况值得补充:电商平台的产品丰富度、送货时效性均明显不及迪拜;外卖方面,平台少、没有中国外卖平台参与,基础派送费较迪拜贵2—3倍;地铁仍然在试运营,公交车网络还未完全普及,打车价格较贵,比如市区15公里以内在人民币80元左右。

相对应的是,实体商业较发达。“街边有很多五元店、十元店,主要是日用品的集合店。阿拉伯人家里人多,采购非常大,全部是一个大推车全部塞满。买牛奶一次买五六大罐。”邹慧说。

EqualOcean《2024中国企业出海沙特月度研究报告》

所以,李丽对于在沙特开展电商项目保持谨慎。“在没有想清楚之前,我不会贸然去沙特。”比如,她做过一定研究,表示沙特“(由于相关基础设施不足)电商综合费用是迪拜的2—3倍”。论整体的消费能力,“沙特亚马逊的数据也不如阿联酋的好,3000多万人口可能还比不上阿联酋的1000万人口”。

背后突出原因还包括:过度依赖能源行业,压抑了其他行业的发展。截至2023年12月底,沙特股市中能源行业市值份额超过70%,其他行业的市值份额均不足10%。

当然,另一方面,这也意味这是一片充满发展空间和想象力的蓝海市场。李丽也提到,3C产品、日用商品、建材等普适性品类的需求量肯定比阿联酋大很多;电商平台Noon在沙特更受欢迎,原因是它的阿拉伯(阿联酋地产商、沙特主权基金PIF投资)背景,比亚马逊更本土化。

MUMUSO在利雅得的门店

“现在沙特到处都在大兴土木,引进各种项目。以至于一些人抱怨,上面政策制定下来,下面还没有来得及落实。”李丽说道。

沙特逐梦迪拜:

再造中东“国际中心”

沙特的经济转型并不意外。

首先是自身的困境,这是众所周知的,即石油与天然气的依赖症。沙特为全球最 大的原油出口国,石油储量居全球第二位。天然气储量居全球第六位。

据2022年Q1的沙特统计局数据显示:原油和天然气活动对沙特GDP贡献率最高,达到了32.4%。

主要影响在于GDP增长率和财政收入波动性明显。比如,相比2022年8.7%的GDP高增长率,2023全年GDP则同比下滑0.9%,是2019年以来首次全年下降。主要是因为石油减产。而石油收入占政府财政收入的比例长期处在70%—80%的高位。

沙特阿拉伯Khurais油田

如此成了沙特“2030愿景”应运而生的核心推力。

“我们绝不会任由我们的国家受到大宗商品价格波动或者外部市场条件的摆布。”“2030愿景”的总设计师、沙特王储小萨勒曼2016年全面掌权时宣称。而全球疫情结束后的2023年则成了全面落地和加速期。

其次,阿联酋和迪拜做好了“榜样”。用一位迪拜电商创业者的话来说,“他(指小萨勒曼)想在几年内赶上迪拜,甚至超过迪拜”。

先说阿联酋,阿联酋为全球第七大石油生产国,石油和天然气储量均为全球第八。但石油出口额占GDP的比例一直在降,截至2021年,石油出口金额占GDP13%,而同期沙特占比约24%水平。近年,非石油货物和服务对外贸易总额则不断刷新纪录。

迪拜是阿联酋的六个酋长国之一,在石油经济泛滥的中东是一朵奇葩,支柱产业为旅游业(GDP占比超过20%)、金融保险业(GDP占比为15%)、服务业、物流业、科技行业,对标的是纽约、伦敦、巴黎、东京等国际头部城市。

据日本机构“2023年全球实力城市指数”排名,以吸引人才、资本和企业等综合能力为标准,迪拜位列全球第八,高于柏林。而上海、北京则排在15和17名。

可以发现,小萨勒曼的经济改革动作处处对标阿联酋、迪拜。除了大力发展旅游业外,“2030愿景”还包括:将非石油出口占非石油GDP的比例从16%提高至50%;将外国直接投资占GDP的比重从3.8%提高至5.7%;将私营部门对GDP贡献从40%增至65%;中小企业对GDP的贡献率从20%升至35%……

一言以蔽之:大力发展以能源产业为主体的国有经济(以全球市值稳居前三的沙特阿美公司为代表,国有经济占比近50%)以外的私营(民营)经济。

第三,致力于沙特人完全掌控的经济产业。这可能是小萨勒曼比之阿联酋更显著的野心。

比如,阿联酋1017万人口中,外籍人口占88%,虽然有阿联酋人口不足的原因,但也形成了劳动力市场开放程度高的特点。

此外,卡塔尔、巴林、科威特、阿曼的外籍人口占比分别为85%、55%、66%、43%(这六个国家为海合会成员,这是中东最有影响力的政治经济组织)。

而沙特把外籍人口控制在40%以下,在促进市场经济的同时,着力提高本国人口的就业率和市场参与率。沙特政府对不同行业企业的沙特籍的人口占比有严格规定,一般来说越高精尖的行业,要求越高,比如金融行业达到85%,而物流行业则只要求10%。

另一方面,限制外籍劳工。其工作许可费用高昂,达到每年9800沙特里亚尔(近2万人民币),变更职务还需额外费用。

此外,沙特将从2024年开始停止与区域总部设在沙特以外国家的公司、机构或主权基金等签署合同;沙特对外资贸易公司的*注册资本金要求为3000万沙特里亚尔;特定物资必须通过指定本土供应商采购,以至于造成成本大幅上升,如变压器价格是国内的数倍。

所以,一位在沙特从事灯具贸易多年,员工近百人的广东人对小巴的总结就不意外了:“在当地的资源(身份)决定了你在那边能不能做好生意。”“你没熟人的话,关键决策角色的面都见不到。”

“资本主义”加速中东世俗化

我们不妨作一个基本总结:沙特的“改革开放”,以及沙特、阿联酋作为中东经济核心“扛把子”碰撞出的经济火花,将引领中东经济走向一个新时代。

当然,沙特的经济结构过于传统和国有经济过于强势,由此形成了方方面面的庞大的利益集团,是不言而喻的。

这方面还可以举例:中国企业在沙特存在感并不强,商场里常见的只有华为、小米、Hibobi等少数品牌,在沙企业主要是工程建设相关的国企、央企。

邹慧透露:“这边的渠道商是很强势的,基本上背靠本地的大家族。华为一开始也是跟这些大渠道商合作才能进得去,后来全球影响力到了一定程度、业务升级才搞了线下品牌店。”

利雅得的华为门店

“如果想做大生意,肯定是要跟皇室稍微挂上钩的。国王管理国家一切,掌握着国家的经济命脉。大家族、王子就掌握着国家的各个不同的产业。你要往上走,还是要去跟皇室攀关系。”李丽说道。与之对应的情况便是,“政策变动太快”。

此外便是商业文化精神和政府服务能力薄弱,用一位当地创业者的话来说:“沙特整个营商环境氛围以及政府人员的服务意识及能力,距离迪拜5—10年。

“跟你讲个笑话,他们经常说的一个口头禅是‘伊莎拉’,相当于真主保佑,一切有真主的安排。你预期一个业务是本周完成,但可能三个月都还没搞定。因为它政策和流程都可能是不规范的。”

在2020年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指数排名中,阿联酋排在16位,在中东位居第 一,中国排在31位,沙特在62位。

当然,不必看衰。它们都会在市场经济的浪潮下被削弱、被改造。

迪拜就是一个显著的案例。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宗教文化的削弱:在迪拜,虽然公共场合不能喝酒、电商平台不能卖酒,但是线下有买酒的地方,所以喝酒不是难事。尽管电商平台不能卖成人用品,但去公共沙滩上,会发现很多人穿比基尼,也完全不被限制。

尤其是,代孕、试管婴儿合法,开放赌场箭在弦上,以至于李丽调侃说道:“讲得不好听一点,为了钱,老子什么都能干。”

邹慧的公司年轻人居多,她还发现了沙特年轻人对新潮时尚的追逐。“人家虽然穿着黑袍、整个遮盖起来,但在洗手间碰到,头发染的都是灰色、蓝色的。”此外,他们“哈韩”,也对新中式的汉服、旗袍感兴趣。

周慧的公司

毋庸置疑,阿联酋、沙特的经济自由化及消费现象,加之卡塔尔世界杯、C罗加盟的沙特足球联赛等近年被津津乐道的体育盛事,都可以视为中东世俗化进程的显著部分。

自2021年以来,沙特主权投资基金PIF还在包括足球、电竞、高尔夫、F1赛车、网球、摔跤、拳击、板球和赛马在内的多个体育项目上的投资超过了63亿美元。加上沙特阿美在体育领域的投资,总计超过100亿美元。

“沙特在过去十年中因各种事件而备受争议,例如记者卡舒吉的遇刺案、沙特军官在美国军事基地的攻击事件、与也门的冲突,以及在宗教之下长期存在的人权问题。在这种背景下,沙特体育成为重塑和改善其国际形象的途径。”出海全球化智库EqualOcean中东分析师刘源对小巴说道。

或许可以预见,在中东这样以君主专制国家为主导的“封建地带”,随着不可避免的经济自由化程度提高,势必也会“无情地斩断把人们束缚于天然尊长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羁绊”,大踏步地融入世俗化的全球浪潮中。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合作媒体、机构或其他网站的公开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信息仅供参考,不作为交易和服务的根据。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告之,本网将及时修改或删除。凡以任何方式登录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联系电话 021-51376502,谢谢。

热门推荐

2023年度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复盘与展望研讨会圆满落幕

来源: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作者:林波01/28 11:20

合作伙伴